一年缴税110亿美元!世界第一纳税大户马斯克的“脑回路”

0 Comments

特斯拉CEO马斯克近日在社交媒体上表示,他预计今年个人交税将超过110亿美元,并回应称,他今年的交税额会超过历史上任何美国人。

马斯克目前以超过2500亿美元的身家位列全球首富,今年他接连被《时代周刊》和《金融时报》评为年度人物。特斯拉市值也在今年突破了1万亿美元,超过了通用和福特市值相加。

最近,马斯克甚至直接发文声称自己要辞职当网红。但实际上,顶流的全职网红都没他红。2021年,马斯克平均五天就上一次热搜,内容包括:发起投票让网友决定是否卖出特斯拉股票、卖光自己的房子、在推特发中文七步诗、护盘狗狗币、在散户大战华尔街的关键时刻拱火……

马斯克之所以能吸引到如此多的关注,一方面,他确实是一个才华横溢又个性鲜明的人;另一方面,在许多看似无厘头的事件背后,全球首富马斯克喜欢用第一性原理来思考问题。

作为一个每次都能成功的连续创业者,马斯克创办过的公司包括:Zip2、Paypal、SpaceX、Tesla、SolarCity、Hyperloop。他1999年卖掉的Zip2,是一家罗列企业信息的网站,犹如原始版的阿里巴巴。则是在线支付的先驱,后与 Paypal合并,马斯克和Paypal的创始人彼得·蒂尔两位天才犹如一山二虎,在卖掉公司各奔前程后,二人又重新成为挚友,马斯克说,彼得·蒂尔同样也是“第一性原理”的信奉者。

所谓第一性原理,对牛顿而言,是宇宙第一推动力,是最终的原理。爱因斯坦晚年致力于“大统一场理论”研究,也是希望找到统概一切物理定律的“第一原理”。追溯到古希腊,泰勒斯的“万物皆水”,赫拉克利特的“万物皆火”,毕达哥拉斯的一切皆“数”,柏拉图的“相论”,亚里士多德的“形而上学”,都在试图解决“第一原理”。

马斯克的第一性原理没有这么终极,它只是一个行动的方法。他说:“不管它是哪个领域,一定要确定最本源的真相,一定要有非常高的确定性。在你作出结论之前,必须在这些最本源的真实性上得出结论。所以,物理的思维方式是一个非常好的框架。包括我们能源的消耗、产品等等,里面都涉及第一定律的应用……类比思考就是随大流 。”

所谓类比,就是看看别人做得怎样,然后通过自己的努力达到相对的优势,在竞争中胜出。这是人类的一种普遍思维方式。管理学大师迈克尔·波特曾经说过日本企业的优势常常是“经营有效性”,基于模仿和改良的精益算不上是战略。阿尔法狗(AlphaGo)击败人类棋手用的也是这种方式,而阿尔法元(Alpha Zero)轻松击败阿尔法狗,用的就是所谓“第一性原理”。

马斯克所说的“类比的思考是大流”,是指人们常用的思维方式是互相比较,自身的存在需要由同伴来定义,这样就只能改良或陷入模仿,很难产生革命的创造。最好的状态近乎自然生长。

放弃类比思考的人,就等于站在社会主流价值的对立面上,从此苦乐自知。这个在乔布斯之后,被谈论最多的硅谷精英在前妻科幻作家贾斯汀嘴里就是这样的一个难以描述的异端:“如果你是一个极端的人物,你必须做你自己,幸福对你来说已经不是人生最重要的目标了。

这些人常常是怪胎或者与社会格格不入,他们总是强迫自己以一种非同寻常的方式去体验这个世界。他们找到生存的策略,随着年龄的增长,他们想方设法把这些策略应用到其他事情当中,为自己创造独特的、强有力的优势。他们的思维方式不同常人,总能以全新的角度看待事物,找到具有洞见的创意。但是,人们常常认为他们是疯子。”

马斯克在卖掉Zip2、Paypal两家公司后成了富豪,却并不满足于稳妥地赚更多的钱或是享受生活,而是把钱财同时投入创办两家完全“不靠谱”的公司SpaceX、特斯拉,一副“不成功便成仁”的样子。这两家公司的确曾经濒于崩塌,最终都奇迹般地活了下来。

2008年末,无论是特斯拉还是SpaceX都到了破产的边缘,车无法量产,火箭三次发射失败。有人说,马斯克差点成了哈佛商学院的经典案例 ——一个富人玩火箭失去了一切。最终,他抵押了房产,卖掉了游艇、飞机,在董事会扭曲了现实,又募到几千万美元,被命运眷顾,公司转危为安。

无论是特斯拉,还是SpaceX,在初创时,马斯克自己预估的成功率不足50%,他后来说,如果觉得肯定成功才是真的疯了。实际上,尽管受股市追捧,至今,马斯克旗下公司的现金流也并不宽裕。

马斯克的成功,一方面有类似宗教、革命式的激情;另一方面,也得益于他过人的精明,即对于流程和成本的锱铢必较。

马斯克的名言:“如果你想解雇某人,应该马上解雇,否则就是浪费彼此时间。”正如革命者用处决来解决各种问题,对马斯克来说,很多问题都可以用裁员解决。据硅谷媒体《水星报》去年报道,特斯拉于2017年10月开除近千人,涉及工程师、一些部门主管及工厂工人。

特斯拉的副总裁也是一个高危职业,因做事方式与马斯克冲突而主动离职或被开除的高管有几十位之多。用开除而非遣散的方式可以避免支出遣散费,特斯拉裁员方式也在Twitter上遭到热议。某离职员工称:“我们中的很多人多年来一直兢兢业业地替他工作,但他却能不假思索地就把我们像垃圾一样丢在路边。可能他的目的是杀鸡儆猴,可能他确实完全不顾及人情。很明显的是,为他工作的人就像一颗子弹:用完以后就会被丢掉。”

有趣的是,大部分被开除的员工很沮丧,却并不恨他,因为马斯克自己也每周工作100个小时。他的目标又看上去正大光明,这使得不断有人被吸引而来追随。与他一同创业的人说,马斯克幸亏是做“有益于人类的事 ”,他身上 “具有一种让人敢于和他上断头台的魔力”。他喜欢谈“让人类跨星际”“在宇宙中求生存”“火星殖民”和“创立一个新世界”,这无疑带来一种恢宏之美,足以让那些顶尖人才将个体人类的渺小,融入某种伟大的意义之中。

相对日本企业极少开除员工,马斯克对员工的轻易开除,可能是因为他视人类身处险境而不自知,深感“时不我待”,落后员工就成了伟大事业的拖累,必须除之而后快。另外,既然他人对他所作作为的看法属于“类比”的一部分,那么就更加无所谓。

在马斯克这样的“彻底的自由意志者”看来,由类比构建的现实并不坚固,而未来就已经在那里,差别就是坐车去还是坐船去,或是走着去。他妹妹托斯卡曾经在他某次火箭发射成功后,打电话跟他说:“你好像已经旅行到未来,回来告诉我们,未来是什么样。”

对于这样思考问题的人来说,“冒险”就是寻常事,也就不存在所谓“冒险”了。2014年,马斯克在南加州商学院的一次演讲中跟学生们说:“是时候去冒险了,随着你变老,你的职责在增多。一旦你有了家庭,你就不单单在拿自己冒险,而是拿你的家庭去冒险。”

“我是一个自由意志主义者。……我的理论就是,设计、技术、执行,整合到一起,把它们打包起来,以一种人们很少能够做到的方式融合起来,关键的是你对这个组合非常有信心,甚至会去疯狂地冒险。马斯克对当下的态度可谓如坐针毡。与其说冒险,也可以说是对现状的逃离。

向善向上 保持年轻 ——云集创始人兼CEO肖尚略受邀参加2021年中国青年创新创业交流营

向善向上 保持年轻 ——云集创始人兼CEO肖尚略受邀参加2021年中国青年创新创业交流营

特斯拉CEO马斯克近日在社交媒体上表示,他预计今年个人交税将超过110亿美元,并回应称,他今年的交税额…

标签: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