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這十年斯人)“太空紅娘鎖”研製團隊:中國航太要自己探索新的路

0 Comments

中新社上海8月24日電 題:“太空紅娘鎖”研製團隊:中國航太要自己探索新的路

眼下,中國空間站正在太空如火如荼地建造。約百噸重的組合體,靠火箭一次發射是上不了太空的,於是,航太人將一個個航太器陸續發射上去,在太空“搭積木”。這個建造過程,離不開一個關鍵部件——對接機構,它又被稱為“太空紅娘鎖”。

11年前,中國成功擁有了自己的“太空紅娘鎖”,成為繼美、俄之後,世界上第三個獨立掌握交會對接技術的國家。這一過程,在中國航太科技集團八院載人飛船副總設計師、空間實驗室副總設計師張崇峰看來,“並不容易”。

1992年9月,中國確定載人航太“三步走”發展戰略,對接機構技術是實現工程第二步要突破的核心關鍵技術之一。

張崇峰近日在受訪時回憶,這樣一項核心關鍵技術,當年令中國載人航太研製團隊十分頭疼。當時,只有和美國掌握了空間交會對接技術,能夠獨立研製對接機構的只有,美國一般都是向俄方採購。在中國有幾種聲音:買實物、買技術、自己研發。

中國載人航太研製團隊曾赴企業對接機構研製車間參觀,詢問價格得知,僅購買其對接機構技術的設計專利就需要1億美元,引進成熟技術和現成産品還要再花一大筆費用。

張崇峰説,一方面,那時候,我們不一定付得起;另一方面,我們國家老一輩的決策者講的是:中國的航太要走很遠,要走自己的路。

中國要建立自己的空間站,所需的對接機構不是一套、兩套,如果靠買,算下來簡直是一筆天文數字。最後,中國航太選擇建立一支研製隊伍。

1995年初,中國航太科技集團八院成立對接機構研製隊伍,團隊僅有7人,張崇峰是其中之一。

“太空紅娘鎖”把兩頭的航太器在太空中連接起來,就像“太空接吻”(交會對接),讓航太器緊緊相連,才能在太空中進行空間站的組裝建造,提供物資運送對接、人員天地往返。

2011年11月3日淩晨,“神舟八號”與“天宮一號”成功對接,在太空上演了一場屬於中國的“太空之吻”盛景,標誌著中國成為世界上第三個獨立掌握交會對接技術的國家。

張崇峰説,這一路並不容易,一方面,團隊從零開始進行關鍵技術攻關,一開始有各種各樣的技術問題解決不了;另一方面,那時候國家對航太投入也有限,團隊堅持下來實屬不易。

在他看來,搞載人航太,神經要足夠粗壯才能經受得住各種各樣的問題,“在結果出來之前,誰都不知道做得對不對,你得堅持下去,並相信最後一刻的驚喜確實會來。”

2011年,驚喜終於來了。在那個淩晨,中國航太收穫了16年前“下決心自己研製”的回報。

往後的十餘年,中國航太發展腳步越來越快,對接機構的需求越來越多,研製隊伍逐步壯大。張崇峰介紹,從發射數量上看,原來是兩年發射一次,現在多的時候,1年完成了5次發射、進行了4次空間對接。

從內容上看,第一代“輕量級”對接機構用在“神舟八號”至“神舟十一號”上,用於神舟飛船和天宮實驗室的對接;第二代“重量級”對接機構用於中國空間站組裝,用於神舟十二號、全部的貨運飛船産品,以及中國空間站天和核心艙上,這一代的對接機構要適應空間站建造階段8噸至180噸的大噸位、全方向(各個方向)的對接。

從2011年首次亮相至今,“太空紅娘鎖”已經走過11年。11年間,中國實施了21次精準可靠對接,張崇峰引領團隊實現對接機構從無人到有人、自動到手控、幾天到6.5小時、軸向對接到全方向對接的突破。

2022年,對接機構迎來一場“大考”,尤其是中國空間站的問天、夢天兩個實驗艙各自與天和核心艙的對接過程,是重量級選手之間的“太空接吻考試”。

考驗不斷,驚喜也有。張崇峰新近入選成為2022年上海“最美科技工作者”之一。他説,自己從一個懷抱航太熱情的學生,到有幸加入並看到國家航太事業的進步,回想這些年,有難度,有挑戰,有意義,有價值。

2022年,中國將正式完成中國空間站的在軌建造,也歡迎各個國家的艙段來對接中國空間站。

下一步往哪走?張崇峰説,中國航太經歷了從跟跑到並跑的發展階段,當下有些領域已從並跑進入領跑階段,後續的路如何走,需要中國航太人自己去創新探索……

标签: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